重庆“乡村游”“文化游”呈现勃勃生机

农旅融合 文旅联姻 重庆

以陶瓷闻名的台湾莺歌镇如今聚集着近800家陶瓷工厂和风格陶艺店,许多店家具备商品展示与陶艺教室两项功能,还做出富有创意的店面设计,整个莺歌宛如一座陶瓷艺术博物馆,让游客随时可以与艺术对话。

日前,市政府正式出台《关于加快乡村旅游发展的意见》,要求各区县构建布局合理、特色鲜明、多样化发展的乡村旅游产品体系和多业融合发展的产业体系,促进形成城郊风光乡村休闲旅游带、渝东北三峡风情乡村生态旅游带、渝东南民族风情乡村体验旅游带。

乡村旅游富农增收

文化,是一座城市的“魂”。当一个行业被注入了文化的内涵,它便拥有了崭新的活力和全新的价值。

因为影视营销,武隆也成为市内外游客热衷的景区。2013年,好莱坞大片《变形金刚4》在武隆取景;前年,湖南卫视真人秀节目《爸爸去哪儿2》首站选择武隆拍摄……这些影视作品都令武隆“火”起来了。加上实景演出《印象武隆》,更为武隆旅游增色不少。

责任编辑:梁冰清

为此,我市各区县深入挖掘文脉,加强文旅融合,走特色化、差异化发展道路。一大批富有文化内涵的景区脱颖而出,受到游客青睐。

融合还需提档升级

对此,罗兹柏建议,乡村旅游和文化旅游都应该注重在吃、行、游、购、娱等方面进行深层次开发,例如开发一些富有当地民俗、文化特色的文创产品,让游客把文化“带回家”,或是增加一些旅游体验项目,让游客能够亲身参与,“形成一条完整系统的产业链,既能丰富旅游项目、延长游客逗留时间,又能增加旅游地收入。”

尽管“文化游”、“乡村游”看上去风生水起,热度不断升温,但在业内人士看来,我市农业旅游、文化旅游,其融合形式仍然较为初级。

近年来,我市深入实施五大功能区域发展战略,既强化旅游业整体布局,又突出各功能区域、各区县资源特色,推进旅游业与三次产业融合发展。尤其是渝东北生态涵养发展区、渝东南生态保护发展区,坚持“面上保护、点上开发”,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路子,积极促进农旅融合、文旅联姻,“文化游”、“乡村游”生机勃勃,方兴未艾,成为我市旅游经济的新亮点。

马营村,只是我市乡村旅游发展的一个侧影。

“重庆文化、旅游资源丰富。”对此,重庆旅游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罗兹柏认为,我市“文旅结合”将蒸蒸日上,发展之路将越走越宽。

文化旅游蒸蒸日上

今年上半年,乡村旅游继续发力。全市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人次达6900万人次,综合旅游收入达134.55亿元。

“节会期间,一天至少能卖两三百碗手工凉粉。一碗凉粉5元,一天能收入千元,在持续一个月的荷花节期间,预计收入过万元。”在荷花节上售卖凉粉的李大姐告诉记者。

2014年,我市印发了《重庆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推进文化与旅游融合发展的意见》,要求打造一批文化旅游融合的景区、度假区,建设一批文化旅游融合的重点项目,培育一批文化旅游市场主体,办好一批文化旅游融合的节会活动,推出一批文化旅游融合产品,进一步推动文化和旅游融合发展,壮大文化旅游产业发展。

重庆“乡村游”“文化游”呈现勃勃生机

2015年,我市乡村旅游接待游客1.2亿人次,同比增长20%;综合收入210亿元,同比增长10.5%。全市从事乡村旅游的人员达到38.9万人,超过30万农民在乡村旅游业带动下脱贫致富。

而去年6月在合川举办的钓鱼城旅游文化节,也受到游客的追捧。合川旅游局数据显示,为期10天的活动吸引了来自广东、湖北、四川、贵州等地游客约100万人次,啤酒销量突破了168吨,现场美食消费突破1000万元,全区实现间接收入约1.3亿。

截至目前,我市已创建全国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县8个、示范点23个,全国特色景观旅游名镇14个、名村7个,市级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区县17个、示范乡镇17个、示范点113个,市级特色景观旅游名镇10个、名村10个,星级农家乐866家。

重庆历史文化名城专委会委员、市文物保护志愿者服务队秘书长吴元兵认为文化旅游也存在这一问题,一些景区很少考虑是否能让游客参与进来。

青山绿水、荷叶婆娑、白鹤飞翔——上月,秀山官庄第二届荷花文化节盛大开幕,当天便吸引游客6万人次。

现在,紧邻荷花基地,官庄镇还打造了瓜果长廊、百合基地等一系列乡村旅游景区,为农户增收创收提供更多可能。

上个周末,家住渝北红树林小区的周柯带着儿子和女儿到桃花源景区游玩,这里不仅可以欣赏木叶情歌、哭嫁、摆手舞、面具阳戏等民族文化表演,而且还能体验武陵山土家族的农耕生活,让过惯城市生活的他们觉得很新鲜。以土家文化、历史文化、土司文化及秦晋农耕文化包装打造的该景区,吸引了众多游客前来旅游。

农旅融合 文旅联姻 重庆“乡村游”“文化游”呈现勃勃生机
近日,主城持续高温炙烤,而在海拔1560米的开州区满月乡马营…

力争到2020年,我市能创建10个全国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县,打造10大乡村旅游产业集群,建成100个特色旅游镇,1000个特色旅游村,全市形成形式多样、发展规范的乡村旅游产品体系和特色显著、结构合理的乡村旅游发展格局。

荷花文化节的举办,彻底改变了这个有着500年种藕历史的乡村命运。

据了解,这些荷田都是以公司加农户的方式经营,荷花节之后,三千亩田地里的荷叶、莲蓬、莲藕均可采摘出售,并进行分红。以2015年为例,当时举办的首届官庄荷花乡村旅游节,就吸引了游客20余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1500余万元,带动当地462户荷花种植户平均每户增收3000元。而在2007年,当地人均年收入不过2000多元。

重庆“乡村游”“文化游”呈现勃勃生机。“现在我市乡村旅游的开发还较为粗放,很多投资者都有盲目跟风投资的心理,追求‘投入少、赚快钱’。”罗兹柏一针见血。

在专家们看来,无论文旅联姻,还是农旅融合,重庆各区县都还有值得深度挖掘的空间。记者曾立何欣实习生林一丹

近日,主城持续高温炙烤,而在海拔1560米的开州区满月乡马营村却凉风习习,前来避暑休闲的游客络绎不绝,接待酒店甚至出现“一房难求”的局面。

类似的“官庄镇”在我市还有很多。

“农旅融合是现代旅游业发展的大趋势,是农业产业化的升级,是农业转型、农民增收的重要途径,是蕴藏巨大潜力的朝阳产业。”市旅游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近年来,各区县依托生态特色产业,狠抓乡村旅游建设,带动农民脱贫致富,基本形成了“春踏青赏花、夏避暑纳凉、秋品果体验、冬玩雪过年”的四季农业景观。

武隆县旅游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武隆全县接待游客1118.49万人次,同比增长13%,实现旅游收入35.58亿元,同比增长14.2%。

曾经贫穷落后的山区变成了“寸土寸金”的热土,大山旅游资源得到充分挖掘的同时,村民的生活水平也蒸蒸日上,改变了贫穷落后的面貌。

农旅融合 文旅联姻

据统计,今年上半年,酉阳桃花源景区接待游客200多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8亿多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